·人才招聘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您当前位置:恩慈访谈 -> 艺术人生
  艺术人生
程桂兰做客恩慈访谈

 

程桂兰做客恩慈访谈

恩慈感言:见过程桂兰的人都感叹她的青春永驻,的确,天生丽质、吴侬软语,加上演唱民歌音色甜美、韵味纯正,活脱脱一位从画中走出来的江南才女。作为一位多才多艺、获奖无数的著名歌唱家,程桂兰从艺三十年来却一直保持着那份谦和与好学,正如她自己所说 “人生有涯艺无涯,心慕丹桂满树香”。

主持人:亲爱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各位准时登上此次中澳直通车,我是主持人张恩慈。说到中国的民歌,我想大家可能很快会想到像《茉莉花》、《龙船调》、《南泥湾》这样具有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的民歌。那么我们今天请来的是以一曲《太湖美》而红遍中国的程桂兰老师,程老师好!
程桂兰:你好,大家好!

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当一个女兵。
    主持人:我们大家都知道,您出生在一个艺术的家庭。我想问您是不是因为从小的艺术的熏陶才走上了歌唱道路?
    程桂兰:可以说跟这个有很大的关系。
    主持人:您的父母是从事哪一类的艺术工作呢?
    程桂兰:可能有很多朋友都知道,在我的文章当中都介绍过,我出生在一个京剧世家。可以说我祖孙三代: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包括我的哥哥姐姐都是唱京剧的,唯有我没有干京剧这个专业。
    主持人:您说祖孙三代是京剧的,为什么您却选择了民歌呢?
  程桂兰:这也是一个偶然,可能我不到部队的话我也会是一个京剧演员。当时部队招文艺兵,而我很小的时候就有这样一个梦想,就是希望当一个女兵。所以在70年那个时候,部队招收女兵我就毅然决定到部队。
    主持人:我们知道您是以一首《太湖美》从曲艺界正式转到声乐界。而且成为了新江南民歌的代表人物。从京剧转到民歌您是不是也付出了很多的努力?
    程桂兰:我到部队之后,在部队的业余演出队,主要是为战士服务的。作为业余文艺演出队的人,要一专多能:能唱、能跳、能演。当时我在苏州部队,给战士们唱歌、跳舞、演小话剧和小歌剧,因为我在苏州,学了苏州的评弹。学了以后参加了我们南京军区的业余文艺会演,就这样一个偶尔的机会从部队的业余演出队到了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作为前线歌舞团曲艺队招去的一名评弹演员。所以在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曲艺队演唱了六年的苏州评弹。
    后来改唱歌是在1980年全国民歌会演的时候,那时候因为我唱苏州评弹,所以对江南的民歌和江南的小调就特别的熟悉,当时我们部队的一位首长,我们著名的作曲家沈亚威先生(当时是我们宣传部长),他提出来我能不能唱江南的民歌参加这样的会演,这样能够代表我们南京部队,代表地域特色。所以当时就选唱了一首《太湖美》还有《蝶恋花》。我本来是唱评弹的,然后再唱《蝶恋花》当然韵味还是跑不掉,所以具有特色,然后再唱《太湖美》当时在全国会演当中是比较突出,而且在当时的调演当中也获得了非常好的成绩。所以一切既是偶然,也是一种必然。并不是说好像怎么你突然唱曲艺了,然后又唱民歌了,或者原唱京剧又唱歌了,我觉得艺术都是相通的。
       主持人:您是唱女高音的,您认为唱高音是靠后天的训练还是有先天的天赋?
程桂兰:这个都有关联。比如就拿我自己来说,我原来唱一些比较小的民歌,声音比较甜美,因为那个时候比较小,我从唱评弹改唱歌,也没有通过专业的音乐学院的学习。我就是从一个曲艺演员直接就唱歌了,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就是你需要本身具备一定的声音条件,但是一定要用后天的努力去解决自己技术上的问题。

我觉得一个文艺战士最大的责任和义务就是为部队服务。
    主持人:每年全国人们在迎新春过大年万家团聚的时候,程老师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三峡大坝军营里面为战士演唱。您本身作为部队的歌手,在为战士演唱的时候,没有享受全家团员,当时演出的心情是什么样子?
程桂兰:因为我从小就到部队,我觉得作为一个部队的文艺战士他最大的一个责任和义务就是为部队服务。不光是我,我觉得我们每一个从事文艺部队工作的人,他都有这样一个义务和职责,而且有这样一个觉悟。
在部队这么多年,走遍了所有全军部队的各个角落,我们的边疆、哨所、海岛、高原甚至是所有我们可以去的地方都去到了。每一次下部队其实也跟战士学到了不少东西,他们的吃苦耐劳,他们为祖国守边疆和海岛,他们的奉献的忘我精神也在激励我们和深深的感动着我们,所以为他们服务和为他们演唱是我们幸福,也是我们应尽的义务。
    主持人:我觉得程老师说的这一段话特别经典也特别让人振奋。程老师您是一个军队的女歌唱家,可能您是怀着一个对军队的热爱为战士们演唱,但是在日常的表演中,您尝试过其他风格的作品吗?
程桂兰:我感兴趣的其他的艺术门类应该说是比较多的。因为大家知道我从小是在戏剧世家长大的,我又是在喝着太湖水长大的,在江南这一块秀丽的土地上成长起来的,所以对江南的民歌和民谣我也特别的喜欢。因为父母都是京剧演员,所以对中国的戏曲,不光是京剧还有南方的越剧、黄梅戏、无锡的锡剧,还有河南的豫剧等等,我都特别的喜欢,甚至尝试去学习。我有这样一个感受,作为一个民族歌唱演员,这种源泉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从我们的生活当中,从我们基础的民谣和民歌当中吸取营养来丰富自己。
主持人:程老师您出演过很多的歌剧,像《党的女儿》、《白毛女》、《洪湖赤卫队》、《江姐》等,您觉得演歌剧和普通的演唱哪个更辛苦或者是要求的功底更深一些?
程桂兰:当然是歌剧演员。在国外有这样一个比喻:艺术是一顶皇冠,歌剧是皇冠上的一颗明珠。那么作为一名歌剧演员他所该具备的就和戏曲演员是一样的,唱练做打,不仅要有好的声音、成熟的歌唱技巧,他还要表演,要塑造人物。
我从小是在戏剧世家长大的,对戏好像是潜移默化的就渗透在自己的血液当中,父母传给我的,所以对这个比较敏感,而且也特别的酷爱。我当时在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我是一个独唱演员,当91年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被总政调来演歌剧《党的女儿》,那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转折。从一个歌唱演员到歌剧演员这确实是要下一番功夫的,它有一个过程,确实要靠自己的努力,再加上老师和导演的辅导,最终在舞台上能够让观众朋友、同行认可,这也是很不容易的。

中国的民歌和其他唱法基本上都是相通的。
    主持人:您去过很多的国家演出,有一句话叫做“民族就是世界的”。那么在这些国家的演出当中,您一般选唱我们民族特色的民歌还是什么呢?
    程桂兰:还是唱民歌的多,因为在国外来说,好像没有到承认我们中国的民族歌剧那个程度。外国人的眼里,我们中国的京剧倒像是中国的歌剧。中国的民歌有很丰富的源泉,很多都是非常有风格的民歌,外国人对这个感兴趣。有的时候还学一些当地的民歌,这容易交流。
主持人:《茉莉花》、《摇篮曲》包括《龙船调》这些大家都很熟悉。当您用您自己特有的理解重新演绎的时候,会不会有压力?您在重新演绎的时候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思路?
程桂兰:搞艺术还是要因人而异,根据自己的喜好、自己的特点、自己所能够掌握和体现的角度来去安排自己或者是去学习一点东西。人都是有一定的天赋,有人对一个事情特别敏感,就显得特别的聪明。我觉得中国的民歌和其他唱法基本上都是相通的,比如说美声也好,民族也好,其实它们的发声方法和技巧都是一样的,只是在运用和唱这首歌他的风格上和语言上如何去体现他的风格,这个做一个适当调整和适当的处理就可以,并不是有很大的区别。
    主持人:程老师,我现在特别想听您苏州的评弹,那个小调您能不能给我们小唱一段?其实我想借着主持人的身份想近水楼台先得月(笑)。
程桂兰:我在05年的时候出了一套专辑叫做《桂玉兰心》程桂兰中国民族声乐艺术系列专辑,一共是12张,10张是CD,两张是DVD,后两张DVD是我专门录了15首中国民族歌剧的唱段,它是有人物造型和表演和图象的。另外一张是我在1995年的专场音乐会,为了更多人了解在北京的中国的剧院举办了一场音乐会,这里面向观众我多种唱法,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听一听和看一看。
    主持人:我想刚才程老师介绍完了以后,反是喜欢程老师的朋友们,包括我们澳大利亚的读者们,听众朋友们,您可以给我们报社编辑部或者是恩慈邮箱留言,我们一定会满足所有喜欢程老师和中国民族艺术的广大的朋友们的愿望。刚才我觉得程老师很聪明,她轻轻的一谈把我的思路给我谈过去了。但是我今天一定要达到目的,所以程老师您还可以把您演唱过的歌剧清唱几句吗?
    程桂兰:没有问题,早知道我带一个琵琶来。因为评弹是自弹自唱的,今天什么都没有就清唱。可能一些传统段的大家都不熟,唱一个大家都能够听得懂的,比如说《蝶恋花》(程桂兰现场清唱《蝶恋花》……)
    主持人:太好听了!我都听醉了,太好听了。
    程桂兰:这是苏州评弹!因为好多传统段子大家不一定能够听得懂。
    主持人:没关系,这个曲段真的太好听了。京剧我也想听,另外我知道今年十月份您刚刚从澳大利亚回来,在澳大利亚您给所有澳洲的听众、观众也是演唱了《太湖美》、《茉莉花》,但是我特别想听京剧,如果可以的话,程老师可以每样让我们感觉一下。
    程桂兰:好,没问题。我在澳洲唱了一段也是毛主席诗词,给大家唱几句。(程桂兰现场演唱……)
主持人:我想现场有观众的话一定是掌声如雷,非常好听。
    程桂兰:刚才是评弹、京剧,我们南方非常熟悉的是越剧。我记得那时候是痴迷《红楼梦》,我们很多朋友聚在一起,这个唱林黛玉,那个唱贾宝玉,那个唱紫鹃。
    主持人:您一般唱什么?
程桂兰:我一般唱林黛玉,因为对《红楼梦》特别的痴迷,一般都会唱。我现在给大家学几句啊!唱林黛玉躺在病床上,紫鹃劝她的一段。(程桂兰现场清唱《红楼梦》选段……)

澳大利亚是非常自然的美,让人感觉很舒服。
    主持人:程老师去过很多的国家演出,您对哪个国家的印象最深,感觉哪个国家最好呢?
    程桂兰:比如说这一次对澳大利亚印象就非常深刻。当然澳大利亚非常大,而且好像自然环境特别好,很美。不像其他国家被装扮得的非常美,澳大利亚是非常自然原始的美,而且空气特别的新鲜,没有更多的繁华的场地。我感觉到他们那儿像原野的风光和自然风光,而且人与自然的感觉特别好。而且还有很多动物,我们去动物园看袋鼠都跟它们自然在一起。在湖边走感觉特别清爽和舒服而且把自己的心态都放得非常平和,没有喧闹,感觉非常舒服。
    主持人:我觉得为什么澳大利亚被评为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您最近去了哪几个城市?
    程桂兰:两个,墨尔本和珀斯。主要的活动在珀斯,去墨尔本就是想去看看,因为毕竟是澳大利亚的首都,就像国外的朋友到中国来没到北京来的感觉,所以争取去了一次。没有想象的那么繁华,还是一种田园式的非常美的城市。人也都非常的平和,生活节奏不像中国那么浮躁的感觉。
    主持人:那边的人生活都比较安逸,空气非常的清晰,不用刻意的去找美景,可以说处处都是风景。
程桂兰:不过澳大利亚是第一次去,只是粗粗的感觉,还没有深入的去对它发自内心和感悟它的美。真正在那儿待了一共是十天,当我回来的时候,我却有一种回味,有一种觉得应该再去一次的感觉,特别希望有机会再去。

女人要保持开朗的心态,还要有自信。
主持人:程老师您看起来非常年轻,是保养、饮食还是心态让您还是神采奕奕、青春永驻呢?如果一个女人想保持年轻或者是想很有女人味应该怎么做呢?
    程桂兰:其实每次大家这样说我,我觉得是一种鼓励吧!因为人的年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从我的气质上和容貌上感觉似乎比别人年轻一点,但是我心里特别的清楚自己毕竟到了一个什么年龄段。如果说大家认为还看得过去,从年龄上感觉一直还保持得不错的话,我觉得其实是要有一个很好的心态,但是真正要做到一个比较好的心态是不容易的,往往貌由心生。刘晓庆有一句话说“做女人难、做名女人更难”,我觉得我们每个女人都不容易,要生儿育女,所以我觉得对于女人来说要特别的爱护自己。我们可以为事业去奉献,为家庭去奉献,同时要爱护自己,所谓的爱护自己就不要跟自己较劲。遇到什么困难和压力要有一个很好的调剂,把这些事都化解掉,不装在心里,这就是保持一个好的心态的办法。
还有适当的注意自己的美容,在没有危险的情况下做一点美容,我想这也是保持年轻的一种很好的办法。比如说我的一个朋友眼皮掉下来了,你可以到美容院做一个缝合,这样让眼睛抬起来,我觉得这是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但是千万别做一些危险的大动干戈的手术,这样得不偿失。有一些东西是天生的,我们要有健康的心态,我觉得我们的恩慈小姐的心态就特别的好,给人感觉非常的健康。所以我们要保持开朗的心态,还要有自信,
主持人:对,女人要自信。因为每个人的眼光是不一样的,你只要认为你是最漂亮的,那你绝对就是最漂亮的。今天把程老师从百忙之中请过来参加我们的访谈,并且给我们很热情洋溢的唱了一些歌曲,展现了她的多才多艺。程老师给我带来的心灵的感受,让我们对民歌有一个崭新的认识,再次感谢程老师接受访谈栏目的邀请,谢谢程老师!
    程桂兰:谢谢,再见!
   

 

  恩慈访谈
政要访谈
品牌故事
艺术人生
  视频中心
· 吴灵臣书记做客《恩慈访谈》
· 世博会澳大利亚馆
· 澳大利亚的可爱袋鼠
· 澳大利亚旅游风光
· 纵览澳大利亚风景
  特别策划
· 大型品牌领袖高端经济访谈栏
· 《恩慈访谈》中国第一高端双
· 费翔黄安领衔群星“怀旧唱响
· 文化产业集团高调亮相国际舞
· 张纪中导演力作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恩慈访谈 地址:中国北京市东城区东长安街1号东方广场西二办公楼12层1206
电话:400-601-5818 邮编:050000 邮箱:encifangtan@sina.com本站 网站建设 技术支持::网讯科技